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

徐应龙与苏文华、苏倩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0-15 11:17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云南省武定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云2329民初73号
原告:徐应龙,男,1968年4月21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武定县人,农民,住武定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忠强,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苏文华,男,1966年5月14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武定县人,农民,住武定县。
被告:苏倩,女,1988年10月27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武定县人,农民,住武定县。(系苏文华女儿)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燕萍,云南畅鸣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徐应龙诉被告苏文华、苏倩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3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应龙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忠强,被告苏文华、被告苏倩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常燕萍均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徐应龙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支付拖欠原告的建房款152480元;2、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被告苏文华系被告苏倩的父亲,2015年10月被告家因需自建房屋,被告苏文华主动找到原告徐应龙要求为其建盖房屋,被告苏倩与原告徐应龙于2015年10月26日签订了《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由原告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建盖,工程价按330元/平方米计算;付款方式:施工前被告提前向原告支付20000元,其余按工程进度每月支付70%,余额待工程完工后一次性付清。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履行了建盖房屋的义务,2016年11月房屋建盖完工后原告要求被告家按合同约定双方进行结算并支付剩余欠款。但是,被告一直以没有时间为由拒绝结算,原告无奈只得自己按照合同约定的工价和实际建盖面积计算了房屋建房款共计为279480元,扣减被告苏文华分7次已向原告支付的127000元建房款后,截止目前被告尚欠原告建房款152480元。原告曾多次找到被告苏文华家催要欠款,但被告均以无钱支付为由,拒不支付剩余建房款。现特提起诉讼。
被告苏文华口头答辩称,本案争议的房子是被告苏倩盖的,合同也是原告与被告苏倩签订的,原告为什么将我列为被告我也不清楚。
被告苏倩答辩称,一、2015年10月26日,我与徐应龙签订了《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徐应龙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承建我家的房屋,包括室内装修等,但徐应龙建好外架后,外墙没有粉刷,没有进行装修,水、电、有线电视没有接通的情况下,因徐应龙在插甸承包了好几家的建房工程,人手不够,眼看我家的工期就要到了,徐应龙就说找不到人做活,并擅自离开。我多次叫其施工,徐应龙也不理不睬。无奈,我只好自己找人(石玉辉、王如美)进行装修。据此,徐应龙并没有按合同的约定全面完成承建义务,也未按约定时间完成建房,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和赔偿相应的损失。二、徐应龙擅自离开后,所建的房屋外架没有经过约定的验收程序,至今双方未进行工程量及工程单价的结算。徐应龙在起诉之前,确实向我追要过建房款,过年前还带着好多人到我家威胁,扬言若不拿钱,就要打我和家人。当时,我说:“首先,你没有建好房屋就走了,撇开房屋质量是否合格不说,进行工程款的结算也需要双方到现场实地测量,进行工程量的认定;其次,工程单价也不可能按合同的约定330元每平方米来计算,你只承建了外架,应按外架的承包单价来计算;再次,你承建好的房屋外架结构严重错位约0.5米,电路不通,需要返工;最后,我们已经支付了127000元,我们认为已经超付了。你未按工期完工,应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据此,我要求徐应龙修改房屋不合理的地方,该修补的地方进行修补,将更换了两次电线都没有通电的修理好,进行相应的损失赔偿后,再进行结算。徐应龙却说“我有办法让你拿钱”,之后并一纸诉状诉至法院,却还谎编我拒绝支付建房款,喊其去法院起诉,简直就是污蔑我。综上,我说的不无道理,徐应龙在诉状中说2016年11月房屋建盖完工纯属编造,徐应龙离开时房屋都还未进行任何装修,何来建盖完工呢?徐应龙诉称279480元建房款也并不是按合同的约定进行计算的,至今双方根本未进行验收结算,也未申请相关部门进行评估鉴定,徐应龙也未提供可以确定已建工程量的依据,不能确定已完成工程的工程价款,也就无法确定已付工程款是否超额还是不足。三、徐应龙的擅自离开给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且涉案房屋多处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徐应龙应承担维修责任和相应的赔偿责任。1、我在建房未开工之前就将购买砖的款项拿给了原告,当时也是原告说他已谈好购砖事宜,但后来原告又没有将砖买来,还未及时告知我,致使我损失9000元,损失是徐应龙造成的,理应由他承担。2、因原告安装电路技术欠缺,导致我两次购买电线还未安装好,至今电线乱拉。据此,徐应龙应返工把我家的电路安装好,并赔偿我购买电线的损失2400元。3、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施工时由徐应龙自带模板,他擅自离开后,我只好另行租用模板,据此,花费了2800元的租赁费和400元的运费。现徐应龙的模板还堆放在我的地里,导致该地无法耕种。以上损失也应由徐应龙承担。4、我家房屋有一侧的外墙因与隔壁墙体相邻,相隔间距小,在砌砖时就要边砌边粉刷,告知徐应龙后,其也不粉刷,导致现粉刷困难或直接无法粉刷。据此,徐应龙应进行粉刷或赔偿相应损失。5、我的房屋存在房屋错位、墙体有裂缝、房顶平面积水、漏水的情况,多次叫徐应龙修补,但他就是不予理会,我们不要求他将房屋建盖得多美观多好,但基本的质量和美观还是应该予以保证,徐应龙不认真建房不说,一心却只想拿钱,对我家造成的损失却故作不知,没有任何歉意,简直无法理喻。据此,我强烈要求徐应龙对其房屋质量问题进行维修和赔偿。综上所述,请求法庭至现场查看,查明并核准徐应龙完成的工程量,并对其工程单价进行市场计算或进行评估鉴定,确定已付工程款是超额还是不足,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原告徐应龙针对其诉讼请求向法庭提交以下证据材料证明:1、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欲证明原告的身份信息;2、《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一份,欲证明原告承建了被告的工程项目,双方约定工程单价330元/每平方米,并约定了付款方式,违约金按照工程施工价款的30%进行计算;3、支款单一份,欲证明被告曾向原告支付建房款共计127000元;4、委托鉴定书一份,欲证实双方一致同意由第三方机构对原告施工面积进行测量,经测量房屋产权面积为661.69平方米,未计入产权面积的22.15平方米,原告只砌墙面积为115.29平方米,因此原告实际施工面积为784.36平方米,以上工程量被告应支付原告工程价款258838.80元。
经质证,被告苏倩对原告徐应龙提交的证据材料1、3的三性均认可;对证据材料2的三性均不认可,认为该合同中苏倩的签名并不是苏倩本人书写、手印也不是苏倩按的,双方签订的不是该份合同;对证据材料4的三性均认可,对测量结果无异议,但对待证事实不予认可,认为当时测量的是房屋的建筑面积并不是测量原告施工的面积,第三层简易房115.29平方米并非原告承建,双方签订的合同也没有约定该层由原告承建,因此该层的面积应该予以扣除。
经质证,被告苏文华对原告徐应龙提交的证据材料3认为确实是自己写给原告的,对该证据材料予以认可;对其他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与被告苏倩的意见一致。
被告苏文华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法庭提交证据,视为放弃举证权利。
被告苏倩针对其答辩意见向法庭提交以下证据材料证明:1、被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欲证明被告的基本信息情况;2、《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二份,不动产产权证复印件二份,欲证明(1)原、被告签订了建房合同的事实及合同约定原告应履行的建房事项有哪些和有关建房的其他内容;(2)涉案房屋的权属状况及涉案房屋的面积情况;(3)两份产权证登记的房屋就是原告承建的本案涉案房屋;(4)合同约定原告为被告承建两层房屋,第三层并非原告承建;3、房屋装修协议一份,石玉辉和王如美室内外装修款收、领条七份(领条二份、收条五份),李华良证词一份、收条三份(均为复印件),欲证明(1)涉案房屋室内外装修是在李华良的介绍下由石玉辉、王如美进行装修的;(2)被告支付石玉辉、王如美室内外装修款50000元、支付李华良工时费3420元;4、建房付款明细、刘文勇收条复印件各一份,欲证实被告除聘请石玉辉、王如美装修外,又自己找小工进行装修,合计支付小工装修工时费9140元;5、原告徐应龙书写的收条及领条复印件七份,欲证明被告已支付原告127000元建房款;6、照片15张,欲证明(1)被告未按合同全面履行建房义务且已履行的部分需进行返工(室内外未装修、电和有线电视未接通,至今电线乱拉,屋顶平面未进行粉刷,楼梯和阳台罩子未做等);(2)涉案房屋存在质量问题(房屋错位、墙体有裂缝、房顶平面积水漏水);7、收条复印件一份,欲证明原告徐应龙先行答应购砖,被告拿钱后又不买,后被告自己购买,花费了六万元,导致出现9000元差价,应从被告支付给原告的建房款中扣除;8、收条复印件一份,欲证明因原告擅自离开,导致被告支付租用堆放架模场地及架模搬运费3200元,应从被告支付给原告的建房款中扣除;9、证人许某、张某的出庭证言,欲证明原告未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承建被告的房屋,只是建盖了一、二层的外架,室内外装修及第三层是被告自己找人做的。证人许某证实,是苏文华请其去做工的,其去到时看见被告家的房子第三层砖已经砌好了,刚刚开始粉内墙,外墙已经粉刷了一部分,现在都还有一些没有粉刷,其主要的工作是为楼梯间、过道、楼梯顶、天面、三楼石棉瓦外边的阳台贴瓷砖、修瓦、修复楼梯顶上漏水的玻璃;证人张某证实,其是苏倩家的租房户,其于2016年12月1日搬进苏倩家的房屋。其知道徐应龙为苏倩家盖房子,到2016年9月10日之后没有见过他了,当时房子的门面里边没有贴砖,也没有粉刷。后面来施工的人是苏文华叫来的。
经质证,原告徐应龙对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1、5的三性予以认可;对证据材料2即《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两份中与自己提交的内容一致的一份合同的三性认可,对另外一份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不动产产权证复印件两份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但该组证据不能证明被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材料3房屋装修协议及被告支付石玉辉、王如美室内外装修款的收条、证词及收条3份的三性均不认可;对证据材料4的三性不予认可;证据材料6因没有拍摄时间,也无法看出拍摄地点是否是本案争议的房屋,因此对三性均不认可;对证据材料7、8的三性均不认可;对证人证言认为,并不能证实被告的证明目的,许某的证言可以说明其到被告家只是进行了修复性工作,无法证明原告没有履行相应义务,证人同时证明三层楼已经建盖起来,三层楼屋顶漏雨还是证人维修的;张某的证言也无法证明待证目的,双方合同约定施工期限至10月30日止,但其证言说房屋内外墙没有粉刷是在合同期限内,无法证实原告在合同期限内未履行相应的义务。
经质证,被告苏文华对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无异议。
本院对原告徐应龙、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综合认证如下:对双方均无异议的证据材料,即原告徐应龙提交的证据材料1、3、4及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1、5予以采信;对原告徐应龙提交的证据材料2及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2中内容相同的《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一份予以采信。对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2中另一份与该份内容不相同的《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不予采信,对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2中的不动产产权证复印件两份予以采信;对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3,原告徐应龙在庭审中认可其施工到2016年10-11月份左右,由于被告家认为徐应龙找去粉刷的人粉刷得不好而不愿支付生活费导致停工,停工后被告给了徐应龙叫去施工的人5000元,之后的工作都是被告自己找人做的,故对该组证据材料予以采信;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9与原、被告双方的陈述基本吻合,予以采信;但对以上证据的证明内容将在判决理由中予以综合说明。被告苏倩提交的证据材料4,因刘文勇是收到堆放支柱模板的场地租用费,但不能确定堆放的模板是谁的,“建房付款明细”无付款日期,证据材料6不能证明涉案房屋存在质量问题,证据材料7与双方合同约定包工不包料的约定不相符,证据材料8不能确定堆放的模板是谁的,故对证据材料4、6、7、8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被告苏文华系被告苏倩的父亲。2015年10月26日,被告苏倩与原告徐应龙签订了《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的主要内容为:“经甲乙双方在自愿、平等的基础上,甲方(苏倩)将位于插甸街中段街面一栋二层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给乙方(徐应龙)施工建筑。房屋结构为钢混。设计结构由甲乙双方共同设计,若有不妥之处相互协商处理,商议后达成以下协议:1、乙方必须按建筑施工规范施工保证施工质量、工程完工验收达到合格标准。此工程乙方自带模板、脚手架、施工中的大小机械设备等一切工具。2、建筑面积按每层大板实地计算(包括阳台、飞边、天井、楼梯、罩子满算。)3、室内装修:室内为双飞粉,地板砖,楼梯间贴1.2米高的墙群砖,正面贴砖,其余三面为水泥墙,屋面为沙浆清光,无裂纹,室内水电有线电视按要求来接通。4、工程价:330元/m2。……。”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建盖房屋。至2016年10月左右,房屋主体工程完工后,双方因装修问题发生争议,原告对部分墙体粉刷后就未再继续施工,后续工程由被告家自行找人施工完成。2016年10月24日,苏倩与石玉辉签订《房屋装修协议》,该协议的主要内容为:“1、甲方(苏倩)现有一栋三层砖混房屋(约700平米)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给乙方(石玉辉)装修。……”协议签订后,石玉辉按约进行装修。2016年10月14日至2016年12月12日,被告苏倩七次共支付石玉辉装修款50000元。2016年12月1日,被告苏倩将该房屋一楼铺面出租给张某进行经营,被告家也于2017年3月份搬入该房屋的二层。因双方对原告徐应龙完成的施工工程量发生争议,致使双方至今未对房屋进行验收、结算。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双方同意,本院委托楚雄金牛测绘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面积进行测绘,结果为:一层主体323.51平方米、挑阳台14.77平方米(不计入房屋产权面积);二层主体338.18平方米、雨篷7.38平方米(不计入房屋产权面积);三层简易房115.29平方米(不计入房屋产权面积,建房方只砌墙体)。双方均认可从2015年10月26日至2016年11月,苏倩七次向徐应龙支付建房款127000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本案中,原告徐应龙与被告苏倩签订了《房屋建筑施工承包合同》,双方之间的合同关系成立。现双方对原告徐应龙已完成的施工工程量发生争议,原告认为自己已为被告建好了一至三层房屋并进行了部分装修,被告应按房屋建筑面积并按合同约定的330元/m2支付建房款;而被告苏倩认为双方签订的建房合同中约定原告为被告建盖二层房屋,因此第三层简易房不是原告建盖的,自己只应支付原告一、二层房屋的建房款并应扣除装修费等费用。双方对原告徐应龙完成的施工工程量发生争议,但该争议又无法通过鉴定确认,本院依照双方在庭审中的陈述及相关证据综合进行认定。原告徐应龙认可其完成了房屋主体工程,后双方因装修问题发生争议,其对部分墙体粉刷后就未再继续施工,后续工程由被告家自行找人施工完成,但原告徐应龙不能提供证据证实其完成房屋装修部分的工程量,本院对其完成房屋装修工程量不予确认。被告苏倩在答辩状中称“被答辩人建好外架后,外墙没有粉刷,没有进行装修”,且被告苏倩提交的其与石玉辉签订的《房屋装修协议》第一条的内容为“甲方(苏倩)现有一栋三层砖混房屋(约700平米)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包给乙方(石玉辉)装修。……”该协议能证实被告苏倩与石玉辉签订装修协议时,该房屋的第三层已经砌好。据此,本院认定被告苏倩家的房屋主体工程全部为原告徐应龙完成,装修部分全部为被告苏倩家找石玉辉完成,被告苏倩应给付原告徐应龙的建房工程款为全部应付工程款减去苏倩已支付给石玉辉的装修款。原告徐应龙完成的施工工程量为一层主体323.51平方米、挑阳台14.77平方米,二层主体338.18平方米、雨篷7.38平方米,共计683.84平方米;三层只砌墙体面积为115.29平方米。依据双方的合同约定,一、二层共计683.84平方米,应付工程款为683.84m2×330元/m2=225667.2元;第三层原告徐应龙只砌墙体,据了解,相同时期农村建房只浇柱、砌砖的工时费为120元/m2,参照此价格,第三层的工时费为115.29m2×120元/m2=13834.8元,总计工程款为239502元。被告苏倩已支付石玉辉室内外装修款50000元,则被告苏倩应支付给原告徐应龙的工程款为189502元,扣除已支付的127000元,现实际还应支付62502元。
被告苏倩辩解原告徐应龙建盖的房屋存在质量问题,因未能提供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本院对其辩解意见不予采纳。被告苏倩辩解的接通电线、有线电视线,应属于装修工程范围。导致双方至今未对房屋进行验收、结算,双方均有一定责任。被告苏文华未在建房合同上签名,不是合同的当事人,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二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苏倩支付尚欠原告徐应龙的建房款62502元。限判决生效后30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原告徐应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350元,减半收取1675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苏倩负担682元,其余993元由原告徐应龙自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仲银燕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六日
书记员  毛继磊


Copyright©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备案号:滇ICP备20000314号-1 地址: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狮山镇狮山大道15号武定县供销社办公楼2楼 电话:0878-6027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