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

洪应刚与代顺江追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0-15 11:20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云0128民初419号
原告:洪应刚,男,1971年11月13日生,汉族,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禄劝县)人,住禄劝县。
被告:代顺江,男,1975年4月15日生,汉族,云南省绥江县人,住绥江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忠强,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洪应刚与被告代顺江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2月2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洪应刚,被告代顺江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忠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洪应刚向本院提出诉请请求:1、被告偿还给原告代垫工程款人民币108048元及自2017年3月31日起至实际还清款项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2、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6年3月2日原被告签订施工合同,合同约定被告承包原告在武定县自乌村土地整治项目一标段所有设计范围内及投标文件范围内所有工程的施工。合同签订后,被告组织了施工人员进行施工,在施工过程中被告与当地村民发生借款、运费、工时费等各种欠款债务,涉及人数较多范围较广,便偷偷离开了工地。导致当地村民及民工多次到工地围挡、阻扰闹事,并到村委会、镇政府等部门上访。后经当地政府部门多次沟通协调,要求原告帮被告先行垫付,原告无奈之下,垫付了各类款项108048元。事后,原告向被告讨要未果。
代顺江辩称,原告的起诉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洪应刚对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1、洪应刚的身份证明,证明原告主体资格;2、施工合同,证明原被告存在施工合同的事实;3、武定县万德乡自乌等2个村土地整治项目第一标段费用明细,证明工程所欠的机械费、小工费合计96826元,由代顺江承担;4、付款证明,证明原告代代顺江支付代顺江欠款95248元的事实;5、(2018)云01民初3533号民事判决书,(2017)云01民终4057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原告代被告偿还罗永奎12800元;6、(2017)云2329民初290、291号民事判决书,证明款项未付。代顺江质证后对第1、2号证据认可;对第3至6号证据不认可。
代顺江对其答辩,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1、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主体适格;2、施工合同,证明原被告之间签订了施工合同;3、武定县万德乡自乌等2个村土地整治项目第一标段费用明细,证明洪应刚欠代顺江的96826元工程款;4、张天才收条,证明被告替原告偿还张天才32000元挖机台班费;5、李剑葵收条,证明被告替原告偿还李剑葵六个月的看管工地费24000元;6、潘庆兵收条,证明被告替原告偿还潘庆兵挖机台班费44800元;7、钟德义收条,证明被告替原告偿还钟德义43000元工人工程进度管理费及钟德义妻子在工地上煮饭的费用;8、吴永兴收条,证明被告替原告偿还吴永兴垫付的机油费;9、录音材料,证明原告提交的欠款明细表有伪造的嫌疑,吴永兴、曲才禄通话记录承认他们没有拿过原告的钱。洪应刚质证后对代顺江提交的1号证据认可,对其余证据不认可。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1、2、4、5号证据及被告提交的1、2、3、9号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3号证据来源合法,但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对象,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4号证据中部分内容不真实,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其余证据均系复印件,无法与原件核对,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代顺江与洪应刚于2016年3月2日签订《施工合同》,洪应刚将武定县万德自乌村土地整治项目一标段工程发包给代顺江,洪应刚系发包人,代顺江系承包人。洪应刚的责任义务是洪应刚只提供混凝土原材料(水泥),测量放线、技术交底、质量监督控制、进度控制。《施工合同》第5.6条约定,乙方(代顺江)自行提供施工所用的挖掘机、发电机、装载机、碎石机、打砂机、汽车、搅拌机、柴油等(在生产施工过程中乙方使用甲方的柴油、机械等价格及台班费按市场价格据实计算从乙方工程款中扣除)。2016年12月20日,代顺江与洪应刚结算后,因施工中代顺江向罗永奎等人借款和拖欠他人工程款,在工程没有完工的情况下离开工地,致使债权人围堵工地,造成整个工程无法施工,在当地政府和村委会的协调下,要求洪应刚代代顺江先行偿还借款和支付工程款。2017年1月10日,洪应刚通过农村信用社6231900000131908598的账户代代顺江偿还欠罗永奎打砂机款12800元。在场见证人:孙大英。2017年3月30日,洪应刚召集张洪云、曲才禄、凤一春、龚自明、黄健富、曲康、付志伟、罗永奎、吴永兴、李慧权10人到武定县人民政府自乌村委会,并要求张洪云等10人在款项明细表上分别签名,洪应刚当场口头承诺代代顺江支付10人款项合计金额95248元,但洪应刚至今并未支付张洪云等10人任何款项。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当事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代顺江与洪应刚于2016年3月2日签订的《施工合同》应视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根据合同约定,洪应刚将位于武定县万德乡自乌村土地整治项目一标段工程发包给代顺江进行施工,双方通过签订该合同建立了建设工程施工法律关系,洪应刚系发包人,代顺江系承包人。根据洪应刚与代顺江所签《施工合同》第5.6条“乙方(代顺江)自行提供施工所用的挖掘机、发电机、装载机、碎石机、打砂机、汽车、搅拌机、柴油等(在生产施工过程中乙方使用甲方的柴油、机械等价格及台班费按市场价格据实计算从乙方工程款中扣除)”的约定,机械台班费等应当由代顺江自行承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人民法院就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可以要求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出庭作证。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拒绝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或者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的,该证明材料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本案中,朱仲光在《代顺江所欠当地村民款项明细表》的左下角记载“洪应刚代代顺江已支付代顺江欠当地村民各种款项10人合计金额95248元,并署名”,但朱仲光在本院开庭时没有到庭作证,万德镇人民政府也在该款项明细表下部签章,但未有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本院于2019年5月8日向武定县人民政府发函核实本案诉争的95248元,该镇人民政府在2019年5月9日回函称无法核实清楚。洪应刚主张已代代顺江支付张洪云等10人95248元,但其仅提交《证明》一份,在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本院不予支持,对洪应刚代代顺江向张洪云等10人支付95248元的事实不予确认。洪应刚主张代顺江偿还洪应刚代垫工程款人民币108048元及自2017年3月3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至实际还清款项之日止的诉讼请求,本院仅对洪应刚为代顺江垫付了罗永奎的打砂机款128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其余诉讼请求,因洪应刚无其他证据佐证其已实际支付张洪云等人款项95248元,故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代顺江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偿还洪应刚为其垫付工程款人民币12800元;
二、驳回洪应刚的其余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460元,减半收取1230元,由洪应刚负担1000元,由代顺江负担23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金鸿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五日
书记员  姚 慧


Copyright©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备案号:滇ICP备20000314号-1 地址: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狮山镇狮山大道15号武定县供销社办公楼2楼 电话:0878-6027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