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

郑汝华与余禄、周定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0-15 11:25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云南省武定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云2329民初998号
原告:郑汝华,男,汉族,1970年3月27日生,小学文化,居民,云南省武定县人,住武定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忠强,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余禄,男,汉族,1965年9月21日生,小学文化,居民,云南省武定县人,户籍地武定县,现住武定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严圆,云南法研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周定海,男,汉族,1969年4月27日生,初中文化,居民,云南省武定县人,住武定县。
被告:朵新平,男,汉族,1965年8月3日生,高中文化,居民,云南省武定县人,住武定县。
原告郑汝华诉被告余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1月4日立案后,依据被告余禄的申请,依法追加周定海、朵新平作为被告参与诉讼,并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12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汝华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忠强,被告余禄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严圆,被告周定海、被告朵新平均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郑汝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请求判令被告余禄赔偿原告因身体受到伤害导致的各项经济损失161355.88元,其中:1、医疗费8779.88元(武定中医院门诊及购药1563.8元+昆明门诊购药997.92元+昆明住院6218.16元);2、护理费11200元(70天×160元);3、误工费28800元(180天×160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2300元(46天×50元);5、营养费2700元(90天×30元);6、后期治疗费18000元;7、鉴定费2600元;8、残疾赔偿金66976元(33488元×20年×10%);9、精神抚慰金20000元。二、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事实和理由:被告余禄雇佣原告郑汝华为其提供劳务,建盖武定县忠爱医院旁的私人房屋。2019年5月15日,原告郑汝华在工地上做工的过程中从二楼上摔下来,于当日送到武定中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1、左桡骨远端开放性粉碎性骨折;2、右尺骨鹰嘴及左膑骨粉碎性骨折;3、左锁骨近端骨折;4、左侧3-6肋骨骨折并左侧胸腔积液;5、颅脑外伤:右侧下颌支、右颧骨、右侧上颌窦、筛窦、右眼眶及右侧颞骨多发骨折;6、右前额、右眉弓及右上唇软组织挫裂伤;7、高空坠落伤:多处软组织挫伤。原告受伤后两次在武定中医院住院治疗,医疗费用余禄已支付,出院购药及门诊费由原告自行支付,住院期间需专人护理。2019年7月31日,原因摔伤引起眼睛问题,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13天,该部分医疗费用由原告自行支付。2019年9月2日,经楚雄中大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的损伤为十级伤残,后期治疗费18000元,误工期为伤后180日、护理期为伤后70日、营养期为伤后90日。原告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根据法律规定应由被告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经协商未果,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因余禄申请追加周定海、朵新平作为被告参与诉讼,原告郑汝华当庭变更诉讼请求,认为朵新平作为发包方明知周定海没有资质及安全生产条件还将工程发包给周定海,周定海也明知余禄没有资质及安全生产条件还将工程分包给余禄,因此周定海、朵新平应与余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余禄辩称:一、郑汝华是在二楼施工过程中自己不慎绊到钢筋摔出楼外的,其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二楼施工过程中,对存在的危及人身安全的风险,应有自我保护意识,其对自身的安全应负有注意义务,但其在劳务活动中忽视自身的安全,在未确保安全和采取相应安全保障措施的情况下进行劳务活动,对事故的发生也有一定的过错,应对其损失承担相应责任。二、朵新平因建盖新房(六层)找周定海施工建房,但周定海无相关建筑资质。朵新平作为业主,其应当知道接受发包业务的周定海没有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但其仍将房屋发包给周定海施工承建。2019年5月1日,周定海又将其承建的坐落于朵新平)三家的支模工程承包给无相关建筑资质(模板工资格证书)的余禄施工,由周定海提供钢架支柱模板,由余禄组织人员施工,自带工具。2019年5月15日,郑汝华在朵新平家建房施工过程中从二楼摔下受伤。以上二被告违法发包工程、违法分包工程,均存在过错,均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朵新平与周定海应与余禄承担连带责任。三、郑汝华的各项经济损失不合法、不合理部分不应予以支持。医疗费只认可原告受伤后2019年5月15日至6月11日、2019年7月17日至7月23日两次住院期间的住院费用及门诊费298元,对于不在这一期间的门诊费因原告不能提交门诊病历,不予认可。原告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治疗左眼所产生的相关医疗费用与受伤无关,不予认可;误工期只应计算至定残前一天;住院天数仅认可第一、二次住院的33天;营养费无相关加强营养的医嘱不应支持;因原告受伤的后果不是余禄故意实施加害行为所致,且原告自身存在过错,精神抚慰金不同意支付;余禄垫付的两次住院费43290元应计入原告的损失进行责任比划分承担。
被告周定海辩称,同意被告余禄的答辩观点与赔偿标准要求。我在本次事故中只承担10%的责任,被告余禄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我们双方已经签订单项工程施工协议,在本案中发生的事故被告余禄应该承担主要责任。我给过被告余禄一万元,原告住院时候我交给医院为原告垫付了1000元。
被告朵新平辩称,同意被告余禄的答辩观点。我只是与周定海有关系,与余禄没有任何关系。因此我不应承担责任。
原告郑汝华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材料证明: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户口簿复印件、证明各一份,欲证实原告主体适格,原告属于失地农民,享受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在城镇有固定的收入来源,其居住地已经为城镇,应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原告残疾赔偿金等损失;2、指令详情复印件一份,欲证实原告受雇于被告余禄,原告于2019年5月15日从事雇佣活动过程中受伤,被告应承担全部责任;3、武定县中医院诊断证明、出院证、出院小结各二份,欲证实原告因从事雇佣活动受伤后到武定县中医院治疗,诊断的伤情、第一次共计住院27天、第二次住院7天;4、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出院记录、出院证、诊断证明书各一份,CT扫描报告单复印件一份,欲证实原告因从事雇佣活动受伤后于2019年7月15日左右出现无明显原因及诱因左眼睛痛、胀痛、视力下降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13天后出院;5、武定中医院螺旋CT检查报告单、DR检查报告单复印件各一份,欲证实原告经住院治疗后的伤情恢复情况;6、武定中医院住院病人费用汇总清单复印件二份、住院收费票据2张、门诊收费票据10张,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费用结算清单一份、住院收费票据1张、门诊收费票据3张,云南增值税发票复印件一份,欲证实原告因受伤于2019年5月15日至2019年6月11日共37天在武定中医院住院治疗,用去治疗费用41618.12元,2019年7月17日至7月22日住院期间用去医疗费用2784.88元,原告于2019年7月31日到2019年8月13日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用去医疗费6701.08元,原告因伤情需要购买药品用去450.80元,以上医疗费用损失共计51554.88元,其中原告自行支付了8779.88元;7、护理证明一份,欲证实原告于2019年5月15日至6月11日、2019年7月17日至7月23日住院治疗期间需要专人护理;8、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各一份,欲证实原告因为从事雇佣活动受伤,经中大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的损伤为十级伤残;需后期治疗费18000元;误工期为伤后180天,护理期为伤后70天,营养期为90天,鉴定费2600元。
经质证,被告余禄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1、3、5、7的三性及待证事实均无异议;对证据材料2的三性无异议,对待证事实有异议,原告损失应由原告及三被告按照责任比例承担责任;对证据材料4的三性无异议,待证事实有异议,住院天数应为六天而非七天;证据材料6原告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出院记录中治疗的是左眼病情,与原告受伤在右边不符,因此与本案无关,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费用结算清单、云南增值税发票与本案无关;对武定中医院住院病人费用汇总清单、住院医疗费发票无异议且已由余禄支付了40505.12元,对门诊费票据尾号为1082、4555、9769、6210、6588的共计298元认可,对尾号为5451、1089、4478、4479、4480的共计815元不予认可,因这几份出票时间均为住院期间之外,也没有医院门诊病历佐证,不能证实该部分费用与原告本次受伤有关;对证据材料8,司法鉴定意见书依据的均为武定县中医院的诊断材料,没有采纳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就诊材料,能够说明原告在昆明的治疗与本案无关,但误工期应计算至定残前一天为110天,护理期只认可有护理证明天数为33天、营养期因没有加强营养的医嘱因此不予认可,对于三期鉴定的费用请求法庭酌情扣减。
被告周定海、朵新平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与被告余禄的质证意见一致。
本院认为,被告余禄、周定海、朵新平对原告郑汝华提交的证据材料1、3、5、7的三性及待证事实均无异议;证据材料2能证明原告于2019年5月15日在北街安置地建房过程中从楼上摔下受伤;对证据材料6中原告在武定中医院住院治疗的相关材料、费用单据予以采信;对证据材料8中的伤残等级、后续医疗费鉴定意见予以采信,三期鉴定意见及其鉴定费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因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出院记录记载“入院诊断:1、左眼继发性青光眼;2、左眼色素腊炎;3、左眼并发性白内障;4、双眼玻璃体混浊。”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此病情与其摔伤之间存在直接关系,故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4及证据材料6中原告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的费用单据及相关材料不予采信。
被告余禄向法庭提交以下证据材料证明:1、被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欲证实被告余禄的基本身份情况;2、单项工程施工协议复印件一份,欲证实2019年5月1日周定海将坐落于朵新平)三家的支模工程承包给余禄施工。
经质证,原告郑汝华、被告周定海及朵新平对被告余禄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采信。
被告周定海、朵新平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视为放弃举证权利。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9年5月1日,周定海与余禄签订《单项工程施工协议》,将其承建的坐落于中医院旁北街一组陈以旺、王道富、朵新平三家建房工程的支模工程承包给余禄施工。被告余禄雇佣原告郑汝华为其提供劳务。2019年5月15日,原告郑汝华在朵新平家建房工地上做工的过程中从二楼上摔下,于当日被送到武定中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1、左桡骨远端开放性粉碎性骨折;2、右尺骨鹰嘴及左膑骨粉碎性骨折;3、左锁骨近端骨折;4、左侧3-6肋骨骨折并左侧胸腔积液;5、颅脑外伤:右侧下颌支、右颧骨、右侧上颌窦、筛窦、右眼眶及右侧颞骨多发骨折;6、右前额、右眉弓及右上唇软组织挫裂伤;7、高空坠落伤:多处软组织挫伤。两次住院治疗共计33天,住院医疗费43290元已由余禄支付32290元、周定海支付11000元。门诊费333元由原告郑汝华自行支付。2019年8月28日,原告到武定中医院复查,支付检查费780元。2019年9月2日,经楚雄中大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的损伤为十级伤残,后期治疗费18000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的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郑汝华与被告余禄之间形成劳务关系(雇佣关系),被告余禄作为接受劳务的一方(雇主),原告郑汝华作为提供劳务的一方(雇员)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应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郑汝华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因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致使自己受到损害,其应对自己受到的损害承担30%的责任。被告余禄应承担70%的责任。朵新平将自家的建房工程承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的周定海进行施工,周定海又将其承包的朵新平家建房工程的架模工程转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的余禄进行施工,故对原告郑汝华的损害后果,朵新平、周定海应当与余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原告郑汝华要求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后期医疗费的请求,赔偿项目及标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三被告对原告要求赔偿住院伙食补助费的标准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误工期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为110天,护理期以医院护理证明为据为33天,鉴定费应扣除三期鉴定部分。据此,本院依法确认原告郑汝华因伤造成的损失为:1、医疗费44403元(40505.12+2784.88+333+780);2、护理费5280元(33天×160元);3、误工费27600元(110天×160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1650元(33天×50元);5、后期治疗费18000元;6、残疾赔偿金66976元(33488元×20年×10%);7、鉴定费1600元;合计165509元。原告郑汝华受伤的后果不是余禄故意实施加害行为所致,且原告自身存在过错,故对原告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郑汝华因伤造成的损失165509元,由被告余禄赔偿115856.3元,扣除余禄支付32290元、周定海支付的11000元,实际还应赔偿72566.3元,其余由原告郑汝华自行承担;
二、被告周定海、朵新平对被告余禄应赔偿的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郑汝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以上款项限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06元(原告已预交),依法减半收取653元,由被告余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仲银燕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毛继磊


Copyright©云南德勒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备案号:滇ICP备20000314号-1 地址: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狮山镇狮山大道15号武定县供销社办公楼2楼 电话:0878-6027652